廣告贊助

就在船上甲板簡短的相見歡後,我跟Luke就回到房間稍作休息,兩個人非常有默契地一回房間就打開藏在行李箱的酒精,我帶了罐伏特加與一瓶紅酒,Luke則是偏好某種很像藥酒的烈酒,即便他跟我說了四、五次,我仍記不得全名,我曾嚐過一小口,味道很像Whisky配上我媽私釀的藥酒。 我們倆的心情有種不知為何興奮的雀躍感,馬上就好幾杯吞到肚子裡,我承認我酒量真的很差,我只喝下兩杯的可樂混伏特加,而Luke則真的是有在趕進度。十分鐘過後,我的臉已經漲紅外加不停傻笑,Luke則看來什麼事也沒發生。他決定一手握著40%的烈酒,另一手則拿著運動飲料,他的嘴就是杯子,來個三杯後、臉一皺,爽快的說:「I love it.」,我想差不多是時候去看看其他人在幹什麼了。

一走出房間,就看見同志們各自展現獨有的美學天分,想必大家小時候都是班上的學藝股長,把原本只有數字裝飾的門上裝飾成各有特色,有的裝上留言版、貼上自己的照片、裝上小信箱、黏上LED燈等,Luke說這讓他想起當年在大學住宿時,每個人都會各盡本事的佈置自己的門面,有種很懷念的感覺,我們由於是第一次參加,直到旅程結束,我們的門上始終只有門號「7111」。

我們隨著人們與音樂聲走上位於十二樓的露天Bar,然後又走到整艘遊艇最頂端的瞭望台,瞭望台上有個小型操場,不誇張!已經有一群人已經在運動健身,這只是本次旅程剛往墨西哥開去不到兩小時所發生的事情,難怪同志作家Joshua Gamson曾在書中提到:「Being gay is a full time job.」,一刻都不得閒。而為了這趟旅程,一個月前我已經開始控制熱量與勤跑健身房,但我的體脂肪仍是無法到達我的理想目標,看著那些已經在慢跑的男孩們,我的肚子咕嚕咕嚕叫,好想吃整桶的炸雞。

我跟Luke兩眼對看互相示意離開那個令人消沈的瞭望台,有時常想我好像認識Luke很久,因為我們經常會在某些時刻做出相同的決定。走回露天吧台後,很巧合的刻意遇到Luke心儀的華聖頓DC男Pablo,我們坐在甲板邊的餐桌上聊起天來,Pablo說他的工作是美國官員的空中廚師,只要有官員飛行,國家就會要求他們部隊支援。他曾經替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服務過,他說那次他被指派到一輛改裝過的波音747,飛機上只有幾個座位,感覺很像電影裡拍的空軍一號,而希拉蕊還在整趟飛行後跟每一位軍官握手感謝,Pablo說希拉蕊應該就是下一屆美國總統。我其實還想繼續追問下去Pablo的工作,但坐在我一旁的Luke已經小動作一堆,那些不經意的肢體碰觸,讓我知道他對Pablo的意思,他的費洛蒙已經瀰漫各處,當Pablo去上廁所時,我很識相地問了Luke:「你需要我離開,讓你們兩們單獨相處一下嗎?」,Luke說:「現在6:15,等一下7:30房裡見,一起去吃晚餐,Pablo跟我應該只需要30分鐘」,我翻了一下白眼,回他:「Whore! Don’t forget your condom!」,Luke心滿意足的表情像極了我家那隻每次得到牛肉乾的瑪爾濟斯,也許吧!接下來的一小時又十五分,他應該是會拿到一根起司棒吧!一想到此,我就覺得我的進度落後真多。

我帶著微醺的醉意走到二樓的單身聯誼會,本想說看能不能認識幾個亮眼的男孩,不知道是不是伏特加後勁太強,大家的臉看起來都好模糊,繞了一圈沒看到讓我心動的對象就匆匆離去,回到房間過沒二十分鐘Luke打開門就宣告:「I think I have a boyfriend.」。

躺在床上的我,眼睛微張想說Luke在講什麼鬼,開口問了一下細節,他說我離開後,Pablo和他就回到Pablo位在八樓的房間,Luke蹲下幫他用嘴服務,Pablo可能很久沒有接觸男體,所以讓Luke很有成就感,一口氣快馬加鞭,不到十分鐘就讓Pablo舉手投降。來不及繼續追問,Luke反問我餓嗎?我說差不多可以去餐廳吃飯,而他囂張地回我:「我沒有太餓,剛才喝下一杯我男友調的”高蛋白“」。

我使了個白眼給他,WTF!

 

 

IMG_7306.jpg

黏上自己的照片與留言版算是基本配備

 

 

IMG_7305.jpg 

這對情侶來自澳洲的雪梨

 

 

IMG_7307.jpg

小信箱外加留言的紙條,這組算是用心! 

 

 

IMG_7353.jpg  

 留言版不夠寫,要外加便利貼,有...沒有那麼忙啊?!

 

  

前一篇:同志郵輪第一天 破冰 

後一篇:同志郵輪DAY(一) [18禁] 175/60/16

 

 

★奧斯汀自創內褲品牌【InterView男內著】,每個男孩都該有件好內褲:https://goo.gl/XNzgF2

Locker A.jpg

★臉書粉絲專頁:奧斯汀男孩日記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奧斯汀男孩日記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