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
目前分類:奧斯汀的媒體研究室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partners-review-cbs

美國時間11月18日CBS公佈他們即將停播今年秋季剛上映的"Partners" (我在網路上看見有人翻「直彎基好友」,這翻譯...無言!),根據官方說法是因為收視率一直無法有起色,所以只好停播。

這部影集說實話有點可惜,正式首映播出前,我在LA看到好多相關的廣告,而且大家都很看好這部影集,CBS還宣稱這是2012版的Will & Grace,會有很多幽默的同志笑點。(雖然我一直都不覺得Will & Grace的劇情跟Gay有關係,美國人大部份也知道整齣戲跟Gay無關,Anyway。)

真可惜裡面主角之一的Michael Urie才剛入選了美國同志雜誌OUT「2012年同志圈中影響力100之一」,個人認為他在Ugly Betty還比在Partners中Gay多了,據說他現在住在West Hollywood,不知道去那邊的Club會不會遇到他~Mark。

文章標籤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534118_169463219860254_524186819_n  

前陣子台灣金鐘獎才剛落幕,「我可能不會愛你」奪得多項大獎,喜愛這部戲劇的粉絲替得獎者開心,陪榜落馬的入圍者有的幹剿、有的祝賀。評審說這部戲劇把三十歲左右年輕人對感情、事業、人生觀描述地非常生活化,觀眾可以從戲劇中感同身受許多情節,而今年新上任的文化部長龍應台更在台北電視節時在說:「電視是一個國民情感的共同記憶」,這句話更是替我可能這部戲劇下了最好的註解。

同我這個年代長大的小孩,很多人跟我一樣從小就是個鑰匙兒童,爸媽為了賺錢日夜加班,回家後唯一陪伴自己的就是那台電視,小時候會看小叮噹、風動王等卡通,我的國小時期正是浴火鳳凰、大玉兒還有新白娘子傳奇當紅的年代,而假日的午後,一定會跟爸媽一起看百戰百勝、黃金傳奇,上了國高中開始追星,吃飯前的娛樂新聞和娛樂百分百一定是準時收看,他們的頭條新聞會成為隔天在下課時間跟同學聊廢話時的必備話題。 

大學後開始迷上日劇的精緻感,日劇中描繪愛情、家庭的細膩度跟台灣的長壽連續劇上有著明顯的差異,日劇的起承轉合很明顯,劇本中安插著淺顯易懂的文化概念,每看完一檔日劇後,說不上是學到了什麼驚人的大道理,但總會覺得獲得了些什麼,像是希望能擁有日劇主角中的生活,或是一個給自己生活目標的期許。

畢業後開始迷上美國影集,美國影集更是不同於亞洲戲劇的呈現方式,多了些不同的文化差異,更有兼具挑戰社會禁忌的任務。

文章標籤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fuck  

Dear Friends,

2009年:「中天新聞播男男親吻被NCC指正  同志批歧視」

2012年:「 NCC 罰播同性接吻  遭轟公然歧視」

 

文章標籤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photo-2  

2012524舊金山 Harvey’s Café’

Dear Friends,

我坐在舊金山一家紀念Harvey Milk(美國第一位出櫃的男同志政治人物)的咖啡廳角落,一直思考著是否該寫些嚴肅的文章,看著牆上那些紀念Harvey Milk的黑白照片,我打開我的手提電腦,寫下了這篇文章。 

昨晚的臉書上,許多人轉貼朱慧珍開記者會的影片,狀態表示著“令人鼻酸”,蘋果日報的標題也寫著「朱慧珍忽笑忽淚爆寶貝最後通聯舞彩虹旗替女出櫃」。我看著影片裡的朱慧珍,心情也跟著她一起激動,我眼眶含著淚水,忍住著沒掉眼淚。

文章標籤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kko

二月十四日,紐約尼克隊對上暴龍隊,時間剩下30幾秒,87分比87分,林書豪零秒出手,三分球逆轉勝!這是林書豪在NBA比賽中的連續第六勝!

我不是一個籃球迷、也不是一個專家、更不是個球評,但是看著電視轉播林書豪的比賽,他的熱血讓我買了生平第一件NBA的尼克T-Shirt,他不一定會知道我的存在,可是我身體裡的血液卻因為他的認真而開始憾動。

以下有兩個統計來作比對,第一個是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(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)2010年人口普查的統計,亞洲人在美國人口中僅佔4.8%,最多為白人(含西班牙裔和拉丁裔白人)72.4%,依序是黑人 12.6%、混血及其他人種 9.1%、美國印第安人0.9% 以及 夏威夷與其他太平洋島嶼原住民 0.2%。另一個則是一份2008年性別與種族在主要媒體時段中新聞出現的比例統計調查,針對種族來看,媒體當中所出現的人物84%是白人、非裔為12%、拉丁裔不到3%,而其他的族群各佔不到1%。一個媒體強權的國家,觀眾看見的是一個以白人為主的世界,說得是白人的觀點,演得是白人的文化,好萊塢把這些白人朔造出的媒體文化行銷全球,不知不覺你也「白」了!我們認識的西方世界也是一個由美國白人建構的社會。

你的種族決定你的命運,慾望城市裡的四位慾女一定是白人、Friends裡的六個朋友都是白人、CSI的名偵探也是白人英雄、Gossip Girl的上東城從來沒有華人的出現、America’s Next Top Model從沒有華裔冠軍,身為一個亞洲人在美國,你不會被看見,你也從來沒有懷疑過這樣的白色世界。

文章標籤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很多女生最喜歡詢問Gay朋友的一個問題-「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...?」,其實每次我聽的這個問題時,我都在內心想是什麼?是蜘蛛?老虎?還是櫻花鉤吻鮭?

說實話,也許有些人會說,我打從娘胎就知道我是了!但,我必須坦承這個問題其實很難回答。

一個女孩第一次來了月經,媽媽可能會告訴妳,妳從女孩變成女生,有一天當妳找到自己的幸福時,妳會變成美麗的女人!一個男孩第一次起丘,朋友會開玩笑地說著,你轉大人了,你現在男孩變男生,哪一天毛長齊了,你就可以當個男人!

有哪位Gay朋友會清楚的了解自己從女孩變成Lesbian、男孩變成Gay的那一刻,對我自己來說,那是一段自我探尋的過程,在我七年級的這一代,台灣的教科書沒教、朋友同學們不敢討論這個問題、電視鮮少播出這樣議題的節目,有的也是逆女、孽子,播放的時段也是排除在黃金時段,好像成為Gay就是大逆不道、對不起列祖列宗。

於是我在國中開始交女友,沒錯!交女友!

文章標籤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電視圈的前輩沈玉琳曾說:「上輩子做壞事,這輩子才來做電視。」

大學畢業後,我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,回想自己的生活中每天就是看電視,於是我就這樣選擇進電視圈工作,後來很多人問我如何應徵到電視製作公司這份工作,答案是寄履歷,我就是寄了履歷然後面試,就這樣,不需要人脈、特殊專長,也不用跟老闆上床!

許多人認為光鮮亮麗的電視工業,可以跟心儀的偶像見面,還能跟明星變好朋友,其實不然,電視明星是大家打開電視節目能看的到臉的人,而工作人員是看不到臉,然後在節目最後才有名字跑馬的人,每人至多1.5秒。

我仍記得當初面試的製作人說:「這份工作就跟穿著Prada的惡魔中敘述一樣,自己要先有心理準備」,當時天真懷抱著電視春秋大夢的我哪懂得她的含意,後來才發現自己的潛能無窮,猶如應徵到鐵人三項的訓練,後來有人也問我:「真的不需要特殊專長嗎?」,答案是:「不需要」,你只需要蜆精、強健的小腿肌以及說謊沒時間打草稿的類戲劇表演方式。

從我加入電視製作的第一天,我就走向便利商店的咖啡區,因為睡眠時間越來越少、工作越來越多,而我參與正式錄影的第一天就移往蜆精區,因為蜆精才真的很有效,能提神又醒腦。強健的小腿肌來自每次錄影超過八小時的久站與奔馳,錄影時工作人員是沒有椅子可坐,隨時要準備上道具或是安排來賓進場,而臨時要求的道具更是讓人精神耗弱,曾經我人生的第一個新節目初次錄影前五分鐘,製作人臨時要一支法官用的捶子,我奔馳在道具間開始發狂似地翻找,只希望老天爺能幫我一次,但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這樣道具,而且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這項道具,最後我拿著一顆過年用的大型保麗龍製鞭炮與一根掃把衝向攝影棚,想說東拼西湊應該會像吧!進棚後才發現他們早已開錄,不需要我那看來愚蠢的創意DIY。我還發現身為一位電視工作人員所說的話介於真實與虛幻之間,我們要練就隨時能稱讚來賓的表現與長相,然後欺騙自己去說服電視台長官那些看似會成長的收視率,那樣的表演模式只能在類戲劇裡學習到。

曾有一次製作人默默地走到我們製作團隊的桌邊,淡淡地說明天錄影找三個Gay來教主持人怎麼樣才有女人味以及分享如何釣男人,然後他就離開了,他的離去就是惡夢的序曲,當時的團隊也才五個人,其他四個人彷彿說好般地看著我,對我示意:「交給你了!」,我…我…我:「好吧!」,當下有種被集體意識強暴的感覺,唉!算了大家不做總得有人要下海吧!

其實沒有做電視的人是不會了解找人這件事有多困難,尤其是找素人上節目這件事,第一誰願意上節目承認自己是同志,然後分享自己的擒男術、第二要長得好看,讓觀眾朋友有想要收看的意願、第三要故事精采,講話有趣又得體,還要能配合臨時的節目錄影時間,我的內心一直在吶喊:「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?」,於是我開始拿出手機翻自己電話簿,默念著誰是Gay、誰是Gay,查自己MSN上的名單,廣播著「誰是Gay?明天來上節目!」,果然沒有人理我,然後我開始上男同志的聊天室,約人上節目,想說大家一定搶著要上節目、想紅,可惜密我的都是想跟我上床不是上節目。

人生真的充滿了考驗,我已經無法思考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屁話,我只希望找到三個Gay,老天爺請你給我三個Gay就好,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了,我終於一一經由朋友們介紹找到三個熱心助人、心地善良的同志好朋友,敲好時間做好道具,回到家我看著手機上顯示著04:36,馬上三小時後就要出門錄影去,我的睡眠品質在我上班的第一天後馬上變好,因為我倒頭就能睡,歡迎有失眠症狀的朋友加入電視製作的行列。

一早抵達攝影棚,一切依然是忙忙碌碌、跑進跑出,下午第三場終於輪到男同志擒男術那集(一個節目一天通常是錄五集),當我看到我那三個同志好朋友,我欣喜若狂,開心地迎接他們,但生命裡總是充滿了考驗,他們其中一個嬌媚、一個身上有鐵鏽味、最後來的那個看來沒問題,不過開口後我就發現他結巴兼有濃濃的鄉音,我看著我手中掌紋裡的事業線,想說我的命怎麼那麼苦!我的電視惡夢怎麼還沒醒(但我真的很感謝來幫我錄影的三位來賓,萬分感恩!)。

另外所有電視圈裡的工作人員最害怕的就是過年,那永無止盡的加錄以及看似開心無比的賀歲特別節目,這惡夢就在我加入電視團隊的三個月後體會到,那一年是豬年,於是我得準備所有跟豬有關的吉祥食物,要觀眾在過年圍爐映入眼簾時馬上就能感受到應景的畫面,這些食物是分等級讓參與的來賓、藝人過五關斬六將拿獎金,而食物不單單只是食物,這件事要再次感謝電視圈的前輩沈玉琳先生,這些豬食物都要搭配佐料,例如:巧克力豬腸。馬上我列了清單,五斤的豬大腸、五隻豬腳、五塊豬肝、五份豬頭皮、五份整片的豬耳朵、五個豬鼻子以及五顆豬頭,沒錯就是五顆完整的豬頭,我跟同事打電話去跟屠宰場調五顆完整的豬頭,然後提著這些原料回到公司烹煮,公司沒有完整的廚房,僅有著簡單的烹飪器具,那五顆豬頭煮了我整晚,當下我煮第三顆豬頭時,我默默地走向公司放離職單的櫃子前,想著我真是豬頭才會選擇來做電視。

最近我在美國看了一部電影Morning Glory(麻辣女強人),電影裡的主角讓我看到當時剛加入電視圈的我,充滿了衝勁與理想,也想起了和我一起努力的工作伙伴與來賓,曾經一起熬夜想腳本、做道具的日子,看到結局時我哭了,那是一種很真實經驗累積的眼淚。其實我一直對電視製作保有夢想,我相信這也是所有電視人至今仍保有的希望,一路上的不順遂才讓這份工作經驗顯得可貴,找Gay上節目、煮豬頭和灌巧克力大腸又算得了什麼,當自己所做的電視節目被觀眾肯定以及找到共患難的工作伙伴,我才發現我已經實現我的夢想!

 

★奧斯汀自創內褲品牌【InterView男內著】,每個男孩都該有件好內褲:https://goo.gl/XNzgF2

Locker A.jpg

★臉書粉絲專頁:奧斯汀男孩日記 

文章標籤

奧斯汀男孩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